當前位置: 首頁 > CEO專欄 > 開聊8:30 > 128期
第128期——仿制藥殺估值之時也是創新藥看市值之際【開聊FM】
2019-09-30
1133

                         

“開聊八點半,與開興每周開聊熱點話題”

 

【今日簽】

 

開興:大家好,我是金斧子創始人CEO張開興,《開聊八點半》又與大家見面了,每周聊一個資產配置話題,花幾分鐘時間學習一個投資小知識。照例一句金斧子今日簽送給大家“‘核心資產’是指一個經濟體中人們普遍關注的,愿意將收入、財富、乃至半生汗水和心血投入其中的資產。” 美國在過去一個世紀的時間里,形成了一種人們廣泛相信股市可持續增長,愿意將收入、財富、乃至“夢想”投入股市和創業的社會氛圍,因而股票在美國是一種核心資產。 雖然過去十年,在中國房地產是核心資產,但未來,毫無疑問,大類資產中股票也將成為中國的核心資產,而股票中,除了價值投資一直青睞的大消費領域,醫療健康,尤其是創新藥領域將成為未來A股中的核心資產,今天我們聊聊這個領域的投資機會。

 

【話題引出】

 

珊媛:如果將A股和美股近十年來的醫藥指數做對比會發現,A股漲了1.23倍,美股漲了1.81倍,美股多漲了50%左右。具體到龍頭,美股藥企龍頭諸如默沙東、諾華制藥、輝瑞、阿斯利康等,都是市值超千億甚至數千億美元的跨國醫藥巨頭,A股醫藥過千億市值的公司只有兩家,最大的龍頭恒瑞醫藥總市值也不過3500億元人民幣。美國醫藥巨頭們依然把持著全球創新藥的話語權,但中國創新藥企則在“快速跟進”的道路上奮起直追

 

開興:的確如此,不管是美國過去30年還是中國過去20年,事實證明漲幅最好、利潤最好的就是食品消費和醫藥行業。但是中美醫藥市場有較大差異,從處方量上看,美國的仿制藥占總處方量的比重約為90%,創新藥占比僅10%;但從銷售金額上,創新藥則反而占據較高的比例,2017年美國創新藥占總銷售金額的比重達到76.7%(IQVIA數據)。反觀國內市場,仿制藥占整體藥品市場規模的60%以上,另外還包括一些具“中國特色”的中成藥及輔助用藥。

 

珊媛:那么未來國內醫藥行業具體發展如何?仿制藥與創新藥格局如何? 

 

開興:從長期趨勢來看,伴隨經濟發展、人口總量及老齡化程度不斷增加,醫藥需求旺盛,醫藥板塊周期性較弱的屬性進一步強化。過去我們把醫藥股當成周期股,未來將會是成長股。那么,另一方面,以 2018年帶量采購為代表的藥審改革深入,仿制藥與創新藥的醫藥格局分化也趨于明顯。

 

從行業看,帶量采購擠壓仿制藥的利潤空間,殺估值或將持續,特別在低端仿制藥方面,成本控制能力差的公司將面臨淘汰。

 

另外,由于創新藥不用進入帶量采購,會有更大的利潤空間和更長的生命周期,所以企業的研發能力、創新能力、產品的競爭格局等將決定企業未來的成長空間。從這個角度看,帶量采購也將重塑行業格局,倒逼企業提升技術含量,加快創新步伐。

 

【關注點】

 

珊媛:創新藥不同于仿制藥,指本國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具有新的結構、藥理作用或治療用途,且有臨床價值的藥品。創新藥特點鮮明——研發周期長、成本投入高、成功率低,據《創新藥報告》,新藥從研發到上市一般用時都在10年以上,單個品種的研發需要10-50億美元的投入,從臨床實驗到最終能夠獲批上市的新藥成功比率僅為5%-17%。從這個角度來看創新藥的風險較大,離不開資金的支持。

 

開興:沒錯,珊珊你說的非常對啊。創新藥的研制開發正在資本的加持下加速進行,據清科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2013-2018年上半年,創新藥領域累計披露投資金額達486億元人民幣,投資案例297起,參投機構646家。其中去年的投資案例占整個醫療健康產業的17%,融資規模則占33.4%,在細分中居于首位。同時新藥上市獲批速度也在加快,2018年國內批準了48個全新藥品上市,相比其他年份,2018年新藥獲批速度幾乎是歷年最短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珊媛:不光是一級市場,我們看到港交所、科創板二級資本市場對創新藥的重視也是與日俱增。

 

開興: 自2018年4月底,港交所便加入到了對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的爭奪中,在港交所新政發布后,已有歌禮制藥、百濟神州、信達生物、華領醫藥、亞盛醫藥、盟科醫藥、復宏漢霖、康希諾生物、君實生物、邁博藥業、基石藥業等多家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

而且在美國納斯達克之后,科創板也加入尚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爭奪,2019年6月5日,從事創新藥研發生產的深圳微芯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微芯生物”)過會,成為科創板首批過會三家企業之一。

在微芯生物身后,20多家生物藥企正排著隊,同樣等待沖刺科創板,數量超過科創板申報企業總數的五分之一。科創板這一優質平臺,將A股銷售驅動型制藥企業為主的氛圍,逐步引導為技術驅動,從而帶動一批技術創新的生物藥企不斷成長壯大。

 

珊媛: 那么在長期趨勢、政策紅利、資本紅利的加持下,未來如何看待創新藥的投資機遇?這也是很多投資者朋友所關注的。

 

開興: 剛才提到,創新藥具有研發周期長、成本投入高、成功率低的鮮明特點,這個領域門檻很高。目前,中國距離全球制藥500強的大公司仍有著巨大差距。全球市值最高的強生公司超3400億美金,而中國市值最高的恒瑞醫藥最新市值3500億人民幣,差距7倍以上。究其原因,國際醫藥巨頭幾乎是以創新藥為核心優勢,而國內藥企過去一直是仿制藥為主,巨大的追趕差距也意味著巨大的發展潛力。中國這個巨大市場想從醫藥大國向醫藥強國轉型,創新藥作為各大藥企必須發展的核心資產,將成為未來驅動醫藥行業加速發展的新動力。

 

珊媛: 那么從競爭力來看,與美國相比,中國創新藥產業的挑戰與機遇在哪?

 

開興: 研發投入差距,如果從絕對金額上看,國內藥企與國際巨頭并不在一個數量級上,從營收的體量上跨國藥企可以超過400億美元,按15%的研發占比,研發費用將達60億美元。以恒瑞為例,其2018年研發費用也僅26.70億元人民幣,研發占比達15.33%。而15%的研發占比是創新藥企的“及格線”,輝瑞、吉利德等大型藥企都是這個數字。

 

但挑戰與機遇并存,中國市場一些特有的大環境優勢,提供了適合培育孵化生物制藥企業的土壤。例如,政府和風投/ 私募基金提供充裕資金,國內人才隊伍不斷壯大(海歸人才持續增加尤其明顯),患者人群規模較大(更易招募臨床研究患者)等。

 

雖然研發投入有差距,國內創新藥藥企多采用快速跟進的策略,研發成功率較高,且成本較低。中國本土創新藥企在研發管線規模和項目開發速度上取得了喜人進展,多個產品進入商業化階段。

 

國際接軌也在加速,一方面海外合作授權引進已經成為中國創新藥企迅速擴充在研管線的重要渠道;另一方面,本土藥企也在不斷拓展自研創新產品的海外臨床試驗,力爭走向國際市場。

 

珊媛: 當然,也有很多投資者朋友質疑目前創新藥領域投資虛火過旺,估值過高。

 

開興:這個提的好。創新藥企業估值是高是低,判斷必須要有個錨,創新藥企估值的錨到底是估值PE還是市值,這個問題需要搞清楚。

 

在人口老齡化、病患低齡化、健康意識普遍化、商業保險深度化幾個因素共同加持下的井噴新興市場下,簡單用PE的高低不能真正衡量估值水平,可能市值才是反映有競爭力的創新藥企的價值的最優指標。也即當下更適合的可能是:創新藥估值“看市值、不看PE”。

 

一般而言,市值計算的創新藥藥企現金流預測需要在收入的基礎上,結合藥物特點、公司計劃等,對該藥物未來年份的成本、研發費用、銷售費用、管理費用、資本支出等做出判斷,從而計算出該藥物未來的凈現金流。

 

所以不要單從PE來看創新藥藥企的估值,對于藥企的全面、準確了解才能對藥企未來現金流做出精準判斷。

 

珊媛:看來對創新藥藥企的估值是抓住創新藥這個核心資產投資機遇的核心與關鍵,但對普通投資者而言,太難了。

 

開興:所以,專業的事需要交給專業的人。企業的價值還是看它未來創造現金流的能力和水平。金斧子與倚鋒資本關于創新藥的預判不謀而合,這家秉承“要讓中國人吃上自己的救命藥”理念的新銳私募股權投資機構,專注醫療領域特別是創新藥的投資機會,正開啟專業化的全球醫療投資之路。短短幾年時間,倚鋒資本所投資的微芯、前沿、亞盛、普門等優秀創新型企業已經陸或即將登陸資本市場。

 

其實近年來國內創新藥企也正持續加大研發投入,特瑞普利單抗、安羅替尼、呋喹替尼等優質創新藥物陸續上市,未來國產創新藥物的供給將會大幅改善,更多的企業有望走向國際化,向更前沿領域發展。此時此刻,真是進入醫藥健康領域投資的最好階段了!

 

珊媛:是的沒錯。我們也會持續的關注創新藥企的發展,也會持續關注行業動態,歡迎大家鎖定金斧子開聊FM!感謝開興的分享,也感謝各位的收聽,我們下期再會。


持牌機構 / 強大股東
鸿云娱乐注册